中超球会成K联赛转会市场最大投资方全北现代成为获益赢家

自从亚外政策出现后,韩国球员成为了中超赛场上最受欢迎的一群人。一来是他们的文化和中国球员相近,二来是他们真的是物美价廉,性价比超高。在这种情况下,K联赛的各队由于留不住核心球员,而竞争力下降。尝到甜头的中超俱乐部开始将“引援的手”伸向了在那里效力的外援,这也导致除了韩国本土球员外,K联赛的优秀外援也得到了中超俱乐部的“挖角”。虽然这加剧了K联赛球队实力的下滑,不过从经济角度上来说,当中超球会成为了K联赛转会市场上的“最大投资方”时,韩国K联赛的俱乐部的确因此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润。疫情期间,我们就来盘点一下K联赛转会史上最昂贵的五笔来自中超的交易,这里采取Top5的倒序方式。

2019年亚洲杯八强输给卡塔尔之后,韩国国脚中卫金玟哉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宣布了自己的去处,最终中超北京中赫国安战胜了英超的沃特福德,得到了这位韩国国脚。金玟哉当时的表述是:“北京方面先跟自己联系,从道义上不能因为有英国的报价,就选择背叛北京。”2019年1月末,金玟哉最终加盟北京中赫国安,转会费约合578万美元。这笔转会费,也成为了继上海绿地申花当年从全北现代汽车引进金基熙之后,第二昂贵的转会费。要知道早期北京中赫国安买进韩国国脚河大成,才花了不到450万美元。5年后,金玟哉刷新了河大成的高价转会纪录。

1个月后,一位来自K联赛的巴西人打破了金玟哉的转会费纪录,他就是来自庆南FC的前锋马尔康。这名巴西射手在2017和18赛季的K2和K1联赛中都拿到了金靴,并且在2018赛季帮助升班马庆南FC拿到了K联赛亚军,创造了属于市民球队的奇迹。其实对于马尔康的追逐,中超俱乐部由来已久,但最终河北华夏幸福成为“赢家”。583万美元的转会费让马尔康成为球队历史上第二位来自K联赛的巴西前锋,上一位是全北现代汽车的埃杜。当时在中甲的河北华夏幸福花费了将近300万美元,如今马尔康的加盟,几乎是翻了一倍。庆南FC主帅金钟夫当时乐得合不拢嘴,因为他当时引进马尔康,没花一分钱,而河北的这笔转会费,他被完全授权使用到了转会市场。不过即便如此,最终庆南FC还是遗憾降级。

2019年7月8日,中超俱乐部上海绿地申花宣布韩国K1联赛全北现代汽车俱乐部的韩国国脚高中锋金信煜加盟球队,这也是崔康熙加盟申花后,带来的第一个属于自己的“嫡系球员”。对于金信煜的到来,很多申花球迷不买账,他们认为与隔壁的阿瑙托维奇比起来,金信煜确实“不香”。但半个赛季,申花球迷就为他唱起了“征服”。12场9球2助攻的联赛成绩加上足协杯不断地刷新助攻纪录,帮助申花拿到了足协杯进军亚冠。金信煜真的让申花大多数球迷感觉到了“泡菜线万美元。可以说,上海绿地申花俱乐部这笔钱花得很值。

2016年前,当韩国球员还都是以300~400万左右的转会费登陆中超时,有一个球员在2016年却意外成为了打破这一平衡的“标王”,这就是全北现代汽车的国脚中卫金基熙。据全北现代汽车的官方资料显示,金基熙的转会费实际上是594万美元,如果考虑汇率的影响,当时接近于600万美元。这个价格,无论是全北的经理李哲根还是主帅崔康熙都“无法拒绝”,594万美元买一个韩国中卫,很多人都认为上海绿地申花疯了?但结果呢,他不仅赛季全勤,并且跟随球队拿到了足协杯冠军,顺利入围2017年的亚冠联赛。直到现在,金基熙也依旧是上海球迷津津乐道的韩国球员。

金基熙的转会市场标王纪录直到2020年又是被来自上海的球队打破了,只不过不是同一家球队,而是他们的同城对手——上海上港。作为亚冠联赛的对手,上海上港和全北现代汽车交锋多次,而洛佩兹的表现也引起了主帅佩雷拉的关注。2020年2月初,上海上港俱乐部与全北现代汽车俱乐部就洛佩兹的转会达成了一致,洛佩兹也从海外直奔上港的驻地会合,据后来的官方资料显示,上海上港的转会费是整整600万美元。这个数字比当时金基熙的594万美元多了6万美元,洛佩兹也就此成为K联赛转会中超的“标王”。

五笔最昂贵的转会,全北现代汽车一家俱乐部占了4个,他们也是在韩国足球历史上与中国俱乐部发生球员转会关系最大的受益者。对于全北来说,只要钱到位,没有什么核心是不可以卖的。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可以拿到K联赛的霸主地位,足见其实核心球员的离开,对于他们的联赛夺冠影响并不大,只是相对来说影响洲际的表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